两万千

谁不只爱自己?

笑不起来了,真的好累。好累。

求之不得,只能听天由命。

好痛苦啊。
她消失了。又从水底冒出来。
触着我的脸,缠着我的脚。
我拖着她,她拽着我。
两个人都不能存活。

如果我可以战胜它。
那就永远消失,把一切都还给她。

今晚孤独的声音吹进我的耳朵。
他在遥远的夜空里,歌唱。

像一只小小的月亮,突然明亮。

我要是死了,一定
披着孤独的月,拖着长长的影子,
淌过平静的河。

如果人什么都可以做,那就不需要上帝了。

只有精神正常的人才会说什么既然别人不理解就自己努力离开的这种话。
不可能的,我不能走出去。
她不会同意的。
我不能伤害她。
我要她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
除了我她哪里也不许去。

今天学会了上吊结的打法,突然觉得安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