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千

谁不只爱自己?

我一点点的靠近你。

希望你能喜欢我。


我昨晚做梦了,梦见在一个地方总有人会跳楼死。

看见那些人的人都会消失。

原本我只是购物,站的远远的,看见有一个人掉下来。

然后我要跑,跑了很远。

那个已经倒地死亡的人却跟着滚到了我的前面。

背对着我。

我害怕极了。

然后转头找人求助,跟人对视的那一眼后。

发现周围突然安静了。

同行购物的女人从我面前追着一条狗焦急的跑了过去。

却根本没看到我。

我也许已经死了,或者已经消失了。

好痛苦啊。
她消失了。又从水底冒出来。
触着我的脸,缠着我的脚。
我拖着她,她拽着我。
两个人都不能存活。

如果我可以战胜它。
那就永远消失,把一切都还给她。

我要是死了,一定
披着孤独的月,拖着长长的影子,
淌过平静的河。

如果人什么都可以做,那就不需要上帝了。

今天学会了上吊结的打法,突然觉得安心多了。

披着衣,散着发,流浪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