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米

“和你有关,观后无感。”

这一次我大概是真的怕了。

席勒的老师说他是魔鬼。
我不是天才,所以变不成魔鬼。
只能是普通人。
我的丧好像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翻涌出来。
其实不是,我已经在控制了,最起码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了。

想要嚎啕大哭。
把眼泪散在风里。
苦痛便又一次压下喉咙,散入五脏六腑。
每一次放纵,不是把痛苦散去,而是让他窜遍全身。
来分摊伤害。
从脊椎骨,一直蔓延到头顶。
爱吗?恨吗?
都让人觉得可悲。

有些光穿过了灰尘。灰尘变发亮。
但有些,飞进了灰尘。
嘘——————

我走向死亡,死亡也走向我。
可我走向你,你为什么远离我。
你跟死亡相比,会更棒吗?
不会。
你是个懦夫,小偷,强盗。

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你。

惊蛰和小暑不曾说过,
秋和冬也未曾提起。

直到我闭上眼睛,
突然想起了你。

我没见过你。可是很喜欢你。
你的一切。
愿为东南风,长逝入君怀。

我想要爱你。
把你的一切,拥有。
别人不能看,不能碰。
我会生气,会暴虐。
会不顾一切的报复。
你是我的。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什么时候才能去西藏,
走一步一拜的山路。
把话说给长生天。
愿她听到我的祈祷,听到我的哀求。
保佑苍生,
停留在这个世界多一点点,
让这个世界多一点点的善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