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千

谁不只爱自己?

披着衣,散着发,流浪到天涯。

我喜欢严苛的要求自己。对其他人要求就低了,但是你们要我难做,也是不行的。

长与月邀酒,
醉川不复行。

尽其所能,然后只能求老天保佑了。

失眠。
兴奋又惆怅。

我看不见月亮,就开始担心月亮会不会想我。

我也不喜欢参与什么争论。
所有的事都会有好事的人去参与。
你们说什么最后都会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请允许我独自怀抱遗憾与痛苦,
在爱你的心情里,
走入茫茫风雪。

餐风宿露,饮冰前行。

医生说我有癔症。我现在开始有点相信了。

我总觉得选择一个节日自杀很有仪式感。
比在平时随便找一天死要更庄重一点。
我不喜欢六一。

最近又想开了一些事。
也算有点收获吧。
小禾把头发剪回原来的长度,我也没有继续在染发了。
安全区吗?
安全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