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千

谁不只爱自己?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评论